<listing id="dfxdb"><nobr id="dfxdb"><menuitem id="dfxdb"></menuitem></nobr></listing>
    <address id="dfxdb"></address>

    <noframes id="dfxdb">

    品牌介紹
    查看詳情
    巨匠團隊
    查看詳情
    品牌榮譽
    查看詳情
    品牌刊物
    查看詳情
    品牌視頻
    查看詳情
    藝術館
    查看詳情
    客廳系列
    查看詳情
    餐廳系列
    查看詳情
    臥室系列
    查看詳情
    書房系列
    查看詳情
    茶室系列
    查看詳情
    大果紫檀
    查看詳情
    工藝大師
    查看詳情
    非遺技藝
    查看詳情
    媒體報道
    查看詳情
    大師報道
    查看詳情
    招賢納士
    查看詳情
    加盟優勢 查看詳情
    加盟申請 查看詳情
    服務保障 查看詳情
    售后服務 查看詳情
    聯系我們 查看詳情
    榮譽 家·國壽 視頻 藝術館 工廠 大師
    怡情翰墨、醉意詩書 ——明代文人書房
    信息來源:國壽紅木家具 更新時間:2017-09-06


        人物名片/周京南

        明清家具研究專家。曾擔任過故宮博物院內外諸多展覽的策展人,參與編撰《清史圖典》、《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家具卷》等大型圖錄,曾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講“清代皇家體育盛會”,對明清家具鑒定研究具有深厚造詣。

        今人收藏明清家具、文玩清供,面對的是一件件脫離了原有書齋環境的孤品。很容易落入重物質輕精神的窠臼。要想真正體驗書齋文玩的魅力,還得回歸到書房的環境之中。在“以文為業硯為田”的傳統社會,書房是古代文人怡情翰墨、醉意詩書的精神樂園,尤其是明代文人書房,布局格調獨具匠心,充滿著閑情雅趣。書房作為中國古代文人宅第里必不可少的重要空間,成為文人雅士躲進小屋成一統,追求精神快樂的樂園。與登高遠游、泛舟湖上、飲酒狂舞等娛樂活動相比,在自己的靜室雅齋里吟詩作畫、撫琴待友、烹茶款客、與同好共賞自已多年搜集的歷代典籍珍玩實在是充滿靜謐雅趣的消遣,它可以使人心暢神怡,樂在其中,在這個時侯,文人雅士們會一掃平日奔波與應酬帶來的疲勞,精神得到超脫,陶然心醉。

        “室雅何需大,花香不在多”,中國古代文人無不重視書房的設置,盡管各自經濟狀況迥異,但皆講究書房的高雅別致,營造一種濃郁的文化氛圍。在這個小天地里,可讀書、可吟詩、可作畫、可彈琴、可對弈……唐代劉禹錫雖只有一間簡陋的書房,但“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梢哉{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陋室銘》)。還有明代的歸有光,在青少年時代曾廝守于一間極窄小的書齋,名曰項脊軒,“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作者卻“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籟有聲。而庭階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墻,桂影斑駁,風移影動,珊珊可愛”(《項脊軒志》)特別是到了明代中后期,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市民階層開始形成,其中文人士大夫成為市民階層的主流,他們崇尚高雅,講究品味,不僅長于繪事,而且對于書房的陳設布置格外重視,皆講究書房的高雅別致,營造一種濃郁的文化氛圍。在自已布置典雅的書房小天地里,追求著精神上的快樂與滿足。

        文人書齋,內外清雅

        明代的文人書房里究竟具有哪些陳設呢?明代文人筆記里對于書房家具的陳設有著具體的記載,中國古人最講究情趣與環境,翰墨丹青,寫詩繪畫,無不需要一個良好的環境,而中國古人的書房則是最適宜翰墨丹青,繪畫吟詩的場所了。明代人對書房內外的環境要求很高,首先,書齋外的環境要極富詩情畫意,雅氣十足,令人洗盡俗腸。古人對住宅的要求是:“市聲不入耳,俗軌不至門。

        客至共坐,青山當戶,流水在左,輒談世事,便當以大白浮之?!边M入宅門內,則給人一種幽靜雅趣的感覺:“門內有徑,徑欲曲;徑轉有屏,屏欲??;屏進有階,階欲平;階畔有花,花欲鮮;花外有墻,墻欲低;墻內有松,松欲古;松底有石,石欲怪;石后有亭,亭欲樸;亭后有竹,竹欲疏;竹盡有室,室欲幽?!弊詈?,到了文人的書齋的內環境,高濂在《遵生八箋?起居安樂箋》里是這樣描述他的書齋環境的,他談到“書齋宜明靜,不可太敞。明凈可爽心神,宏敞則傷目力。窗外四壁,薜蘿滿墻,中列松檜盆景,或建蘭一二,繞砌種以翠蕓草令遍,茂則青蔥郁然。旁置洗硯池一,更設盆池,近窗處,蓄金鯽五七頭,以觀天機活潑?!?/span>


        明代文人李日華,他理想中的書齋環境是:在溪山紆曲處擇書屋,結構只三間,上加層樓,以觀云物。四旁修竹百竿,以招清風;南面長松一株,可掛明月。老梅寒蹇,低枝入窗,芳草縟苔,周于砌下。東屋置道、釋二家之書,西房置儒家典籍。中橫幾榻之外,雜置法書名繪。朝夕白飯、魚羹、名酒、精茗。一健丁守關,拒絕俗客往來。

        張瀚,致仕后在杭州家居,屏居陋巷,營造小樓三間,在此飲食,往來應酬。雖處城市,足跡不及公府。小窗雜植花卉,四時常新。初春,水仙開,金心玉質,梅花同放,清香幽遠。薔薇滿架,如紅妝艷質,濃淡相間。入夏,石榴吐焰,蜀葵花草木高挺,花舒向日。蓮花二種,并頭、合蓮。綠葉亭亭,紅花艷艷,香芬馥郁,芳妍可愛。更有茉莉,馨香無比,花朵繁茂。入秋,花茶花開,紅淺二色;梅花虬枝如鐵,苔鮮翠碧,點鋪老干;菖蒲名荃,四時常青,歷歲寒而不凋。

        張岱在紹興城內造梅花書屋、不二齋。梅花書屋內,設臥榻,對面砌石臺,插太湖石數峰。內植花草樹木。大牡丹三株,花出墻上;梅骨古勁,歲寒而花;滇茶數莖,嫵媚動人;窗外修竹,修影婆娑。非高流佳客,不得入內。不二齋,圖書四壁,充棟連床,鼎彝尊罍,不稱而具。春時,四壁下全是山蘭,檻前芍藥半畝,多異木;夏日,建蘭、茉莉香澤浸入,沁人衣裙。重陽前后,移菊北窗下。入冬,梧葉落,臘梅開,暖日灑窗,紅爐正旺。

        書房家具,簡而不繁

        而書房室內的家具器玩陳設,最能體現文人的精神內涵,傳統的明代書房陳設是:“齋中長桌一,古硯一,舊古銅水注一,舊窯筆格一,斑竹筆筒一,舊窯筆洗一,糊斗一,水中丞一,銅石鎮紙一。左置榻床一,榻下滾凳一,床頭小幾一,上置古銅花尊,或哥窯定瓶一,花時則插花盈瓶,以集香氣,閑時置蒲石于上,收朝露以清目?;蛑枚t一,用燒印篆清香。冬置暖硯爐上。壁間掛古琴一,中置幾,如吳中云林幾式最佳。壁間懸畫一,書室中畫惟二品,山水為上,花木次,鳥獸人物不與也……。上奉烏斯藏佛一,或倭漆龕,或花梨木龕居之。否則用小石盆一……幾置爐一,花瓶一,匙箸瓶一,香盒一……。壁間當可處懸壁瓶,四時插花,坐列吳興筍凳六,禪椅一,拂塵、搔背,棕帚各一。竹鐵如意一。右列書格一,上置周易……備覽書,書室中所當置者:畫卷……各若干軸,用以充架?!贝颂幷劦綍苌详愒O的書籍,應大多為禪宗道學和醫藥本草等有關養生之道的書冊,此外,還應有一些傳世法帖。作者最后講道:“此皆山人適志備覽,書室中所當置者。畫卷舊人山水、人物、花鳥,或名賢墨跡,各若干軸,用以充架。齋中永日據席,無事擾心,閱此自樂,逍遙余歲,以終天年。此真受用,清福無虛,高齋者得觀此妙?!本C上所述,明代文人士大夫的書房里的陳設極為講究,有幾、桌、椅、屏帷、筆硯文具、琴、書幾樣,稍為風雅一些的會增加前代法書名帖,及一些古董時玩,這些元素構成了別具特色的明代文人書房。

        如仇英的《臨宋人畫軸》就展示了一個并不奢華卻意境別致的明代文人書房。畫面中心一屏一榻,屏是獨扇的山水插屏,榻上坐一個文人,腳下是一個腳踏;床右側置一靠幾,既可靠在身后,又可搭放腳足。畫面右側的書案、繡墩顯然并非名貴木材制成,但案上書卷琴棋整齊有序。床榻旁站一童子,手持注子向盞中注酒。酒盞邊除了果盤之外,又設硯臺一方。畫面左下角是一個茶爐,紗罩下放著飲茶用的托盞。明代文人書房中通常少不了兩樣東西,一是琴,因為要攜琴訪友;一是茶爐,講究烹茶待客。

        胡應麟,在明代算是著名的藏書家。他的藏書之室稱“二酉山房”,書房的匾額由黎惟敬用古隸書題寫。書房之中,除藏書外,只有一榻、一幾、一博山、一筆、一硯、一丹鉛之缶而已。每當亭得深夜,坐榻隱幾,焚香展卷,就筆于硯,取丹鉛而讎之,倦則鼓琴以抒其思,如此而已。書房雅致生活,于此可見一斑。

        明式家具與明代文人室內陳設

        明代書房的家具陳設是與明代社會經濟發展,家具制作技藝的提高密不可分的。明朝(1368年——1644年)是中國家具發展的鼎峰時期,特別是到了嘉靖以后,商品經濟生產迅猛發展,民居、園林的大肆興建,海外貿易的往來和科技書籍的不斷涌現,促使家具的發展達到了一個高峰。在經濟發展、城鎮繁榮的基礎上,社會財富急劇增長,追求享樂、競尚奢華的風氣流行而手工業的發展又給人們帶來前所未有的便利和享受。當時社會文化消費的增長很快,各種文化風俗活動的盛況均超出前代。王士性《廣志繹》也講到:“姑蘇人聰慧好古,亦善仿古法為之……又如齋頭清玩,幾案床榻,近皆以紫檀花梨為尚。尚古樸不尚雕鏤。即物有雕鏤,亦皆商、周、秦漢之式。海內僻遠,皆效尤之,此亦嘉、隆、萬三朝,始盛?!泵鞔揖咴诎l展的過程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特別是對于從明中期開始流行的硬木家具,有不少人進行過探討和總結。例如,沈津為《長物志》寫序說:“幾榻有變,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貴其精而便,簡而裁,巧而自然也?!边@是對文人居室陳設的評價,也表達了當時社會的審美觀念。而通過現存文獻和大量的實物資料,我們還可以看到,在明代有一大批文人也熱衷于家具工藝的研究和家具審美的探求?,F今流傳下來的不少明代著作,如曹昭的《格古要論》、文震亨的《長物志》、高濂所著的《遵生八箋》等書籍,都不同程度地探討了家具的風格與審美。這些文化名人思想活躍,崇尚自然,講究“精雅”,對于起居坐臥之具亦頗多關注,有的甚至親操斧斤,設計家具,給明式家具注入了閑適淡雅、隨遇而安的文人審美內涵,明式家具成為明代文人書室雅齋最重要的陳設。

        畫里畫外:乾隆也愛明式書房

        在明代文人手中,書房變成了一個兼及修身、怡情和養生的美好天地。明代文人書房的傳統一直延續到清代。清代文人書房布局略微繁瑣,但和明代文人書房保持了一種延續性。上文提到仇英的《臨宋人畫軸》中,屏風的一邊掛有一軸人物像,是圖中主人公的寫真,與主人公形成一高一低、神情如一的“二我”像。清代乾隆帝大約很欣賞其中的文人雅趣,命宮廷畫家以乾隆為模特兒繪制了一幅相似的作品,畫中文士變成了方巾道袍的帝王。乾隆題詞“是一是二,不即不離;儒可墨可,何慮何思”,這就是《弘歷是一是二圖軸》(也稱《弘歷鑒古圖》)。與仇英作品相比,《弘歷是一是二圖軸》中的陳設細節有了不小的變化。畫中,乾隆帝坐在一個羅漢床上,身后屏風上的《汀洲蘆雁圖》換作了一幅“四王”風格的山水,靠幾換成了如意;紗罩下飲茶用的托盞,變成了玉璧和青銅觚。原圖平視的視角也變成了微微的仰視,前朝文士風流逸趣的書房,搖身變作堂皇富麗的宮廷書齋。但是,房中家具擺放的總體格局沒有變化,只是畫屏對面的小盆景因為視角的關系,湮沒在珍稀古董的光芒之中。

        明代文人雅士的書房,突出特點就是以文房清玩為點綴,明式家具陳列其間,烘托出和平安寧幽靜的氣氛,反映出明代文人所追求的是一種與世無爭、悠閑安逸的生活狀態,即所謂“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書齋平時潔凈幽雅,須塵無染。文人雅士在這個屬于自已的小天地里,閑倚床榻覽古籍,揮毫潑墨繪丹青,或約上三五同好,齊聚雅齋,摩挲古鼎,品鑒古畫,或撫琴彈奏清曲一首,逍遙自樂,以終天歲,不虛此生。

    免 費 咨 詢 報 價
    大師
    監制
    全大果
    紫 檀
    全程
    咨詢
    售后
    三包
    免費
    送裝
    中文字幕av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