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dfxdb"><nobr id="dfxdb"><menuitem id="dfxdb"></menuitem></nobr></listing>
    <address id="dfxdb"></address>

    <noframes id="dfxdb">

    品牌介紹
    查看詳情
    巨匠團隊
    查看詳情
    品牌榮譽
    查看詳情
    品牌刊物
    查看詳情
    品牌視頻
    查看詳情
    藝術館
    查看詳情
    客廳系列
    查看詳情
    餐廳系列
    查看詳情
    臥室系列
    查看詳情
    書房系列
    查看詳情
    茶室系列
    查看詳情
    大果紫檀
    查看詳情
    工藝大師
    查看詳情
    非遺技藝
    查看詳情
    媒體報道
    查看詳情
    大師報道
    查看詳情
    招賢納士
    查看詳情
    加盟優勢 查看詳情
    加盟申請 查看詳情
    服務保障 查看詳情
    售后服務 查看詳情
    聯系我們 查看詳情
    榮譽 家·國壽 視頻 藝術館 工廠 大師
    巾帽,頭上的“革命”
    信息來源:國壽紅木家具 更新時間:2017-09-06

    頭上戴什么,對中國人尤其是中國男子很重要,因此古時有“衣冠之制”。古代男子首服首推冠冕。然而“冠冕堂皇”便要恪守禮制,于是也有一些人寧愿“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云”。在拋棄冠冕的日子里,風情萬種的頭巾,千奇百怪的幞頭,和花樣百出的帽子,共同發動了一場頭上的“時尚革命”。


        最炫頭巾風

        如果形容一個人表面莊嚴體面、正大,而實非如此的話,用4個字就能解決——冠冕堂皇。冠冕是古代官員和皇帝戴的帽子,乃身份的象征。那么不當官的人戴什么呢?頭巾。而“幘”(zé),是古人對頭巾的稱呼。

        從東漢到魏晉,社會掀起了時尚審美大變革。人們崇尚的是風流瀟灑、不滯于物、不拘禮節。冠冕被看作是禮制束縛的代言,而幅巾則是個性解放的象征,于是文人士大夫也以著巾為榮。

        名士是那個時代的時尚風向標,東漢名士郭林宗就曾制造過一次頭巾新風尚的流行。據說有一天他裹著頭巾外出,正好碰上下雨,頭巾也被打濕散開形成一角。然而如此囧狀,被仰慕者看見后,仍覺得偶像好有型:不拘一格、灑脫倜儻,不愧為一代名士,總之是非常特別,于是也學著郭林宗的樣子故意將頭巾折出一角。然后一傳十十傳百,居然傳成了一時風尚,曰“林宗巾”。南朝文學家吳均還賦詩對“林宗巾”大加贊賞,他在《贈周散騎與嗣》中道:“唯安萊蕪甑,兼慕林宗巾”。


        其實最具傳播力的戴頭巾者,乃搖著羽毛扇的諸葛亮——“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綸巾也是頭巾的一種,用青色絲帶編織而成。諸葛亮氣度非凡的形象珠玉在前,“羽扇綸巾”便儼然成了后世知識分子仰慕先賢的“標配”。魏晉南北朝時諸葛亮的綸巾依舊受歡迎,但因為質地稍厚成為秋冬佳品,輕薄透氣的葛巾、縑(jiān)巾則是春夏的首選??V巾是用細密的絲絹制成的頭巾,戴在頭上很有飄逸感,十分符合時人崇尚飄逸瀟灑的審美。

        值得重點介紹的是葛巾。這是一種以葛藤為原料加工而成的頭巾,質地堅硬,透氣性好,也是東晉名士陶淵明的最愛。相傳在他“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隱居生活中,就一直裹著一頂葛巾。然而,他卻開發了一種今天看來相當“雷人”的葛巾使用方法——漉(lù)酒。具體使用方法是,將頭巾解下來過濾酒水,然后依舊裹在頭上,下次需要時再重復以上步驟。

        史書中將此傳為美談,后代詩人也常常吟誦贊美,如唐代顏真卿《詠陶淵明》詩:“手持山海經,頭戴漉酒巾”。葛巾還因此被美稱為“漉酒巾”。頭戴漉酒巾的陶淵明,活脫脫就是魏晉風度的代表,正是有才就是任性。


        從平民晉升的烏紗帽

        隋唐時期,一種新的頭巾形式登上了歷史舞臺,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幞(fú)頭。宋代科學家沈括在《夢溪筆談》中記載了幞頭的詳細使用方法:“幞頭一謂之四角,乃四帶也。二帶系腦后垂之,二帶反系頭上,令曲折附頂”。幞頭看起來很像加強版的帩頭、幅巾之類,然而據考古學家孫機考證,幞頭雖然遠承漢晉幅巾的形式,實際上卻是由鮮卑帽發展而來。在唐代,幞頭和同樣充滿胡風的缺骻袍、蹀躞帶、長靿靴一道,成為男子常服中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從皇帝到平民,日常都要裹上幞頭。

        來自于百姓的頭巾,這時也還算雅俗共賞,然而幞頭接下來的發展卻漸漸有些“脫離群眾”的苗頭,形象點說,就是長得越來越像冠冕了。

        仔細琢磨頭巾與冠冕的區別,頭巾軟而不定形,冠冕則硬而有型。因此,冠冕代表禮制與正式,而頭巾則給人隨性與時尚的感覺。但律法嚴謹的唐朝畢竟不同于玄學當道的魏晉,表現在對頭巾的態度上,便是唐朝人對于裹幞頭的一點小煩惱。

        幞頭在北周與隋代剛出現的時候,用的是較為粗厚的繒、絹之類,系裹之后褶皺比較多。喜愛平整有型的唐朝人雖然心儀幞頭的時尚感,卻對褶皺大傷腦筋。一個普遍的解決方法是:用細薄輕明的羅紗來制作幞頭。皮日休和陸龜蒙這對詩人好友對“幞頭羅”的效果就相當滿意。皮詩詠嘆:“輕明渾似戴玄霜”,陸詩唱和:“薄如蟬翼背斜陽”。不過,居廟堂之上的兵部尚書嚴武,對平整的追求顯然要高過這兩位處江湖之遠的詩人。唐代筆記小說《封氏聞見記》記載了嚴武裹幞頭的心得,簡而言之是一種“水裹法”:“將裹,先以幞頭曳于盤水之上,然后裹之,名為水裹?!币簿褪窍劝厌ヮ^在水里泡,然后趁濕往頭上裹,頭發沾水就會有定型的效果。據說嚴大人的同僚們十分欣賞這種方法,于是紛紛效仿。這么一來平整是平整了,只是不知道諸位大人們會如何解決幞頭濕淋淋往下滴水的問題。

        除了改良幞頭的質地與裹法外,唐人的幞頭里面也大有乾坤。吐魯番阿斯塔那出土了一種唐代用于幞頭內襯的硬質網狀物,就是時常見諸新舊《唐書》以及《唐會要》《通典》里的“巾子”。早期的巾子使用硬布制成,套在發髻上,成為幞頭定型的底襯。幞頭的形狀也因此豐富多彩了起來:內襯“平頭小樣”巾子的,裹好了就是平頭幞頭;內襯圓頭巾子的,裹好了就是圓頭幞頭;還有尖巾子、踣樣巾等等。正是由于巾子的襯底作用,唐人幞頭雖是頭巾,看起來卻頗像硬質的帽子。

        時尚先鋒蘇東坡講古代男子時尚而不言蘇東坡,感覺會很對不起他老人家。蘇東坡在宋代的時尚號召力,堪比今天著名服裝設計師“老佛爺”卡爾·拉格斐,凡他特立獨行興之所至的發明創造,全都引領一時潮流。

        后世流傳的蘇東坡“標準像”中,他的頭上都戴著一頂高筒短檐帽。如趙孟頫所畫“蘇軾立像”、八大山人朱耷所畫“東坡朝云圖”等。帽子由烏紗做成,帽身較長而帽檐極短,頗像一個高高的筒子倒扣在頭上。這是蘇東坡在元祐元年(1086年)改良的一種摘戴方便的帽子,時稱“東坡帽”“子瞻樣”。蘇大學士的名人效應引來大量仿制,上至王公貴族,下至平民百姓,京城的儒生、外地的士子,幾乎無人不戴。逢年過節,大街小巷幾乎清一色的東坡帽,煞是惹眼。

        宋代雜劇盛行,據說有次高級宴會場合,幾個雜劇演員扮演文人,先是大家爭夸自己的文章好,后來著名演員丁仙現出場,他說:“我的文章蓋天下,誰人敢來比詩畫”。其余幾位“文人”說他吹牛,丁仙現指著頭上的帽子說:“你們沒看到我頭上的‘子瞻樣’么?”效仿偶像裝扮,大概是古往今來名牌服飾大受歡迎的通因。不過“蘇門六君子”之一的李廌在《師友談記》里對此狠狠地嘲諷了一道:“伏其幾而襲其裳,豈是孔子;學其書而戴其帽,未必蘇公”。即便戴了帽子,蘇東坡是蘇東坡,你是你。

        蘇東坡改良的帽子不止“子瞻樣”,他被貶到廣東惠州的時候,在南方人用的斗笠笠檐處加上了一圈幾寸長的黑布或藍布,防止陽光直射到人的臉龐。這種為田間地頭勞作者設計的“東坡帽”名氣不如“子瞻樣”大,卻深得老百姓的喜愛,在民間流傳甚廣。另一頂“東坡帽”是元符二年(1099年)的發明,當時蘇東坡被貶謫到更加遙遠的海南儋州。弟弟蘇轍正擔心哥哥會幽憤成疾,卻收到蘇東坡的兒子蘇過寄來的一頂“椰子冠”。不消說,這又是蘇東坡在海南新發明的帽子。既然還有心思折騰帽子,看來兄長在海南的心情還是不錯的。于是一頂帽子,卻讓人讀出“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的深情。

    免 費 咨 詢 報 價
    大師
    監制
    全大果
    紫 檀
    全程
    咨詢
    售后
    三包
    免費
    送裝
    中文字幕av第一页